数学这货太傲娇

【令后】佛渡

又看了一遍,真是吹爆大大这篇文

firez:

*原著向/转世


*短篇/偏正经


*文中与佛教相关内容纯属私设,请勿当真






往生海里,前尘缘起。




佛说,情至深处,能渡一切悲苦。








佛渡有缘人,涅而不生,槃而不死。




心若有往,因缘相合,渡口方生....






1




青灯古刹,枯木似是逢春,清润的梵音洗去了尘世残念,点破幽静,无归的灵魂也大多在此寻了偎依。




檀香袅袅,菩提禅起。






三日静的禅房里,木鱼有韵的敲响,淡色描摹着轩窗,帐中香橼无声氤氲着。




梦过忘川后的人,从此间悠悠醒转。






“醒了?” 不知何故,伽叶手里的佛珠忽然散落一地,他看向薄纱帐后的隐约人影,苍色眸子里淌过温慈善意。




帐影里的人似是有些茫然,长睫微颤,恍若隔世,听那声传来的问询,始知是从梦里醒来。






“这里是?” 




那人脸色素净,黑丝垂落,一袭盘纹白衣,那双温软明目更是泄尽了此人心境澄明,只是,眉间微微的恍惚却让她看上去多少有些脆弱无力。






看着那人缓缓坐起拉开帐帘,伽叶起身点燃了一盘塔香,“这里是寒柘寺。” 




“寒柘寺....” 那人低声喃喃重复道,似是在努力等某些思绪回笼。




“还记得你是谁吗?” 伽叶拾起一粒自己方才跌落的佛珠,回眸又看向那人,含了丝不可闻的笑意柔声道。




“我是...谁?” 那人似是愈发疑惑,喃喃呓语,拂去眼底尘埃,脑海却是空荡荡的一片,只有依稀诵读经声,声声入耳。




见那人模样,伽叶心下了然,“不急,佛渡七日,自有因缘生。”




“因缘?” 




“你因得了佛渡,未入轮回,超诸世间之法,才会忆不起一些前尘,不过也罢,智慧圣明,一切皆有定数。” 




“那你是?” 白衣好奇的看向那一袭袈裟的苍颜老人。




“我是伽叶,你的引渡之人。”








2




她叫阿音。




伽叶说她是佛渡之人,因心之向善感念万物,是以佛慈冥护,渡她轮转,得另一躯体续度余生。




只不过,她姓什名谁,却因这佛渡,忘了干净。






又因这每日梵音缭绕,她便心中一动,随意为自己取了个名,唤做阿音。






“阿音,师父说,今日山下热闹,你可去走走。” 小和尚禅九兜着胸前一堆字画兴冲冲推开了阿音的房门。




阿音醒来已有两日,每日素斋清茶,脸色也恢复了红润,精神看起来极好。




“好...” 阿音看了看窗外明媚的天气,心里明朗起来,卷起自己桌上刚作完的画,柔柔的应道,“那一起去吧。”






禅九从小在寒柘寺长大,已有九岁,正是活泼淘气的年纪,下了山便扯着阿音往市中最热闹的地方行去。




“阿音,师父说你醒来不久,俗事不通,叫我好生照看你,但这是江南小乡,自是没有皇城根下那般鱼龙混杂的,这里的人大多单纯,你可放心。” 禅九拉着阿音的手,语气却如小大人一般老成持重。




阿音被逗了笑,抿唇道,“有你在,我自是放心的。”






“哎,小老爷,今日街上为何这般热闹?”禅九一路瞧着行人如织,往来不息,心下好奇,便随意拉了街边一小商贩问道。




“小师父不知,皇上南巡,本是路不过我们这小乡的,但听说令贵妃娘娘喜好我们这里桃林水景,偏要来此一观,皇上便临时改了线路,这天子过路休憩,街上自然热闹,毕竟谁不想一睹圣颜呢?” 




禅九和阿音了然的点了点头,听那商贩说的也不自觉好奇起来。




“正好,阿音,师父托给我的这些字画,我想卖些作为零用,今天人多定能卖个好价钱!” 禅九面上一喜,乐道。




“好,那我们去那边瞧瞧,找个好地方。” 阿音一贯是温温柔柔的,对于手里牵着这个半大孩子,也实在是宠溺的要命。




两人兜兜转转了大半天,终于寻到了一处街角,摆起了小摊,只不过行人如织,那白色底布上铺满的玲珑字画在一众琳琅嘈杂中却也不甚显眼。




“阿音,你说这小乡统共也不就这几条热闹的街市,咱们绕了大半圈连个车马侍卫都没见着,更别说那声势浩大的天子仪仗了。”禅九左右探脑,觉得有些丧气,他也挺想见见那天子圣颜还有那传说中最得皇上宠爱的令贵妃到底是何模样。




“皇帝出巡,自是不能太过张扬,我想或许是匿于平常百姓间,以体察民情了吧。” 阿音微笑了笑,轻拍了一下禅九光溜溜的脑袋,安抚道。




“那我岂不是见不到他们了?” 禅九撇了撇嘴。




“不一定呀,也许下一个来买你字画的就是皇上呢?” 阿音轻笑道。




“可我想看看令贵妃....也不知道那般得宠的女子会不会有阿音你好看!” 




阿音被逗了笑,“自是会比我好看的。”








3




两人等了许久,却不见什么买客,禅九终归是个小孩子,便也一下子泄了气。




“阿音,你说为什么没有人来买我们的字画呢?甚至连路过看一看的都是寥寥。”




阿音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安抚道,“耐心些,总会有人来的。”






“这幅洛神图,倒是画的极好,是你作的么?” 正在两人说话时,忽然,一只欣长白净的手不知从何处伸了来,指节分明,指尖更是珠圆玉润,好看的要紧。




阿音有些诧异,便顺着那手抬眸看了去。




只见眼前那人着了一身紫衣绸缎,绣纹精细看起来十分的精美华贵,柳眉轻挑,一双星眸潋滟流光,樱唇红,眉眼却如墨,虽是一身贵气逼人的妇人衣着,仍端的一副难得一见的极美面相。






阿音心里微微吃了一惊,看这妇人生的极好,玲珑眼,柳眉稍,顾盼流转间还有些许灵巧的少女之气,想来也不是寻常百姓,一时思索着竟也忘了回答。




“阿音!” 禅九拽了拽了阿音的衣袖,扯的她这才回神。




明明面前平铺了这么多名人字画,她倒偏偏从角落里挑出了自己临下山前作的那幅,也是缘分,阿音冲那人微笑了笑,答道,“是我作的。”




阿音不知,对面那人在看到自己抬眸的一瞬间,竟也一般怔愣了住,甚至微张了薄唇,像是凝固了一般睁着那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






“娘娘...该走了。” 




美妇身边跟随的侍女忽然近身凑到那人耳边,说了句什么,这才让她猛然惊醒过来。






“这幅画,我们夫人要了。” 




话音刚落,两人面前便放上了一锭金元宝,一下子看的禅九眼睛都直了。




阿音也诧异极了,急忙看向那位美妇人,推却道,“这画只是我随笔作的,要不得那么多钱。” 




“没关系,这幅画我很喜欢。” 美妇人拦了拦自己身边的侍女,上前了一步,微笑开口,眼底却是温柔的紧。






因为,这幅画,似是故人来...










4




乾隆二十四年,魏佳氏晋封令贵妃,宫中权势无人能比,皇帝对她更是宠爱有加,就连这次南巡都想要她时刻陪伴左右。




皇帝牵起魏璎珞的手,摩挲在脸颊边,“令贵妃,明日陪朕去那寒柘寺祈福吧,听说这方圆百里,就属这寒柘寺香火最盛。” 




“皇上说想去,臣妾又怎敢不应?” 魏璎珞笑了笑,眼波流转间却是勾的皇帝心痒难耐。




皇帝心中一动,刚想凑上去,却被那双柔荑不动声色的推了开,而那腕间带着的一串手珠也一瞬间摄走了他的心神。




“先皇后的手珠...你还留着?” 皇帝的神色有些怪异,语气里似是有些不太高兴。




“是。” 魏璎珞诚实道。




“先皇后故去十三年了,怕是早已入了轮回,投去下一世,不记得你了。” 皇帝低低的叹了口气。




“逝者不记得,但生者却记得,难道皇上早已忘了先皇后了吗?” 魏璎珞的眼神一如既往,纵使给了她富贵荣华万千宠爱,那眸子里的坚定和凛冽却自始至终从未变过。




“朕自是不会忘的,令贵妃早些睡吧,朕也乏了。” 




皇帝一下子没了心情,早早便离开了。










第二日清早,皇帝只随行了几人,便低调行至了山腰那远近闻名,香火极盛的“寒柘寺”。




古寺钟鸣,不知为何,倒有些颤了魏璎珞的心神。




她想起昨日在街上遇见的那人,容颜竟像极了记忆中先皇后的样子,但细看还是会有些差异,可即便这样,还是差一点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态。




魏璎珞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自嘲。




先皇后已故去十三年,自是不可能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正殿祈福完之后,皇帝一时好奇便随了住持去到禅房交流一些佛法,未叫令贵妃陪同,倒是让魏璎珞得了个空闲,可以在这远山青寺里随处走动走动。






寒柘寺的后山种有一片茉莉花木,皇帝喜茶,得了伽叶的吩咐,阿音此时正在后山采摘些茉莉花为皇帝泡茶。




可众多花草品种之中,她偏偏最爱茉莉,纠结许久,也不知该如何下手才好。




她弯腰在一片常绿低矮的灌木间,谁知冷不防竟从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阿音回眸看去,却是一愣。




她没想到,来人竟是昨日买走自己画作的那位美妇人!






“你在采花么?” 魏璎珞扫过一眼,似笑非笑道。




也许是因为要入寺拜佛的缘故,今日的魏璎珞比起昨日的装扮看起来倒是更为朴素一些。






阿音愣愣的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红了脸,这个人是何时出现的?自己方才那般的纠结无措难道都叫她看见了?




“我来吧,我以前打理过好一阵的茉莉花,知道怎么样采摘才能不伤害花枝。” 魏璎珞早看出那人心里对花的爱惜和不忍,便主动道。




阿音没有拒绝,要是自己来的话,也不知道那皇帝何时才能喝上这茉莉花茶。






当魏璎珞把满满一篓茉莉花瓣递给阿音的时候,阿音不知怎的,竟有些似曾相识之感。




“谢谢贵妃娘娘。”




寒柘寺虽说往来的香客极多,可因为今日皇帝要来,不相关的人大多也都被拦在了寺外,由此可见,这美妇应该是与皇帝一行同来的,而皇帝此次出行就带了一个妃子,所以这来人身份自然也呼之欲出。




“叫我璎珞吧。” 魏璎珞不太习惯,看着这样一张与先皇后相似的脸,叫自己贵妃娘娘,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阿音愣了一愣,有些茫然,虽然觉得有些不合礼数,心底却不自觉的咀嚼起了那人的名字。




“璎....珞...?”




唇齿间泄露出的音节竟让她猛然一惊,像是念过很多次一般,一瞬间,竟熟悉到连眼泪都对它形成了条件反射。






自己...这是怎么了?






“你喜欢茉莉?” 彼时魏璎珞正转了头去去瞧那片茉莉,并没注意到那人神色的异样。




“嗯。” 阿音趁那人还没发现,悄悄的拂去了自己眼角的湿润,点了点头应道。




“真的...很像呢...” 忽然,魏璎珞垂了眸子,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一般,嘴角却勾起了一抹阿音看不太懂的苦笑。




“很像什么?” 阿音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个人,她总觉得很好奇,好奇那个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甚至于每一个眼神。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位故人。”






魏璎珞回眸过来,看向阿音,浅浅一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音,梵音的音。”  她说。










5




魏璎珞坐在自己的床边,想起白日那人对自己倾吐出的名字,心中一颤。






世上怎会有此相似的两个人?




容貌也是,画作也是,甚至连名字也是...






这世间竟会有如此巧合的巧合吗?






皇帝这日与伽叶谈论佛法,一时忘了时间,等回过神时,太阳都已经落了山。因为夜晚山路难走,为保证皇帝安全,当晚一行人便宿在了寒柘寺。




轩窗半月光,红烛引昏黄。




夜色沉沉,魏璎珞也一时无眠。




她披了件薄衣走到了外面庭院,不知觉的,竟又晃到了白日的那片后山。




巧的是,白日遇见的那人竟也没睡,也只穿了一件单衣站在那一轮圆月下。






那人一袭白衣素衫,举目望月,如墨长发落在背后,肩头袖边淡淡的兰花绣纹更是平添了几分淡雅出尘。




她看着那抹月色,像是在寻觅一段光阴,眉目缱绻却似茫然,眼里的微光像是忘川河上泛起的涟漪。


她美极胜雪,绝代风华,朦胧下,像是仙子,像是嫦娥,更像是那下了凡的....富察·容音。






【皇后娘娘,就像天上的仙女,美貌端庄,又心地善良,请仙女为凡人指路,告诉我等到底错在何处。】




【本宫又不是嫦娥,你学什么颠当。】






魏璎珞捂住嘴,那一瞬间她恍惚了,她恍若看到了记忆中的那抹宁静身影,不同的是,那起起浮浮的尘埃中,此时的那人却早已落尽了悲苦,孑然一身,再无束缚。






“娘娘....” 一声轻唤从魏璎珞嘴里溢出,泪眼婆娑,一瞬间从心底滋长出无限的悲戚。






阿音被身后传来的动静引得回过了眸来,可入眼所及的一幕却让她一下子怔在那里,“璎珞?”






“贵妃娘娘怎么会在这里?还没有睡么?” 阿音走近了她,她看到那人脸颊上反着光的泪痕,心底却没来由的抽疼了一下。




方才那一瞬间下意识的反应,让阿音脱口而出了她的名字,现在缓过神来,阿音想了想还是改口唤了她贵妃娘娘。




魏璎珞定了定神,知道自己失态了,急忙擦去了眼角泪渍,低低的回应,“是,有些睡不着。”




“为什么哭了?” 阿音觉得心中怜惜,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拂,却猛的想起似有不妥,又急忙缩了手回来。




魏璎珞轻轻抿住了唇,垂着眸没有回答。




“是想起了你白日说过的那位故人吗?” 从白日见面的时候阿音就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她总觉得对方提到的那位故人会给那人带来太多雾一般的伤感,而或许自己偏偏又与璎珞的那位故人相似的要紧。




“阿音,可以陪我说说话吗?” 魏璎珞抬起眸看住阿音,含水的眸子里似是请求。














6




一别十三载,却如隔千年。




【娘娘,我想您了。】




“璎珞?” 阿音的轻唤让魏璎珞蓦地回神。






两人在后山的一处凉亭坐了下来,夜沉如水,魏璎珞一时又不自觉的陷进了回忆里。




“璎珞,你在想什么?” 阿音看着那双似是有些沉郁的眸子,心里竟然也有些难过起来。




“我在想那位故人。” 魏璎珞看向远处,惆怅道。




“可以跟我说说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吗?为何你每每提到她,眼里总有浓的化不开的哀伤呢?” 阿音盯住那人的脸,认真道。




“你想知道吗?” 魏璎珞有些狡黠的扫了阿音一眼。




“你若不想说,我也不会强求。”阿音道。




魏璎珞又转眸看向了远方,嘴边却微笑起来,“她是世间最好最善良的人,她教会了我读书写字,也教会了我知礼做人。”






【从明日起,本宫教你】




【本宫要教你,读书知礼】






“她告诉我要耐心等待....”






【世事不尽如人意,所以你要学会耐心等待】






“她很美,尤其是跳舞的时候,就像是落进凡间的仙子...”






【这样的美人,璎珞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呢!】






“她很温柔,即使我屡教不改,任性妄为,却也只是皱皱眉头罚我抄一抄经书。”




【本宫吩咐你写的是宽容,你却写了一百张忍字!】




【奴才就是一块顽石,让娘娘费心了。】






“她对我那般好,处处护我周全,于是我下定决心,要陪伴她一辈子...可是,我却没能做到。”






【璎珞发过誓,要一生尽忠娘娘。】






“她曾说我是她的希望,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她也曾是….我的全部。”










7




阿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在听到魏璎珞那番话后的震撼,可同时更有无数杂乱无章的东西涌进自己的脑子里。




心被揪了紧,她也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些什么,总之,一处乱麻,一派混沌,此世和往世,梦境与现实,纠结成一团,如雾般看不清摸不透,淤积在一起,难解难分。






“对了阿音,你原本就叫这个名么...?” 身边传来的声音让阿音好不容易寻得了一丝清明。




“我原本...?” 阿音顿了顿,看着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一时又晃了神。




“嗯,你原本。”魏璎珞轻轻点了点头,心底隐隐的,却也不知道在期许些什么。




阿音被那认真的眼神盯住,微顿之后却摇了摇头,茫然道,“不...我原本不叫这个,我不知道我原本叫什么,自我醒来,也不过才几日而已,伽叶问我可知自己是谁,我想不起来,又听那梵音空渺,似是可以洗去一切尘念,便取了那“音”,做了名字。”




魏璎珞有些惊讶,眼前的这个女子实在太过奇特,不知自己姓名,也不知自己来历,几日前从这座寺里醒来,没有前尘往事,也没有任何亲人,就像是独自坠落在这个世间的一样,孤独,自由,无牵无挂。




“你和我那故人很像,只不过她娴于礼法,一身责任,远不似你这般自由。”




魏璎珞心里清楚,即便再像,她也不可能是她...




一个已经故去十三年的人,即便是轮回转世,她也远不到如今阿音这般年纪。






“伽叶说,世间事,一切自有因缘。” 阿音莞尔一笑,温柔的仿佛占尽此般月光。






“缘起时起,缘尽时尽,可却万般不由人。” 魏璎珞轻叹了句。








夏夜闷热,两人说着也有些口干起来。




“阿音是否口渴,我去着人送些水饮来。” 魏璎珞一边说着一边站起了身。




“好。” 






不多时,魏璎珞随身的侍女便端来了两杯瓷盏。




阿音接过,抿了口,一瞬间竟有一股透心的沁凉流淌过喉间,同时那丝丝缕缕的微甜更是让她眉上一喜。




“这是..西瓜汁?” 阿音惊喜的看向身边那人,忍不住道。




“嗯,阿音喜欢么?” 看着那人高兴的样子,魏璎珞也觉得满足极了,她特地叫侍女去寻了西瓜,好在这虽是山间古寺,因为皇帝的到来,这些果品也还是备了些。




“自是喜欢的,西瓜汁很好喝,也很解暑。” 阿音眉眼弯弯,舔了舔唇上残汁,一脸满足道。




魏璎珞看着那人动作,一时间有些怔忡。






太像了....




明明是不同的两个人,可为什么会如此相像呢?






“我那位故人也很喜欢喝西瓜汁,但她那时身子不好,西瓜汁毕竟是寒凉之物,所以我总是拦着她不让她多喝。” 魏璎珞又想起了那人,言语间也不自觉流露出一丝柔情。




“既然她身子不好,自然是不能多喝的,我想她也定不会怪你。” 




“是啊,她自是不会怪我,可她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向我讨要,所以有时我也根本无法抗拒,只能妥协在那双温香软眸里,” 魏璎珞说着嘴角勾起一抹笑,回忆起来的甜美滋味让她几乎又要沉溺。




“璎珞...” 阿音忽然出声唤了句,软软的,敲在魏璎珞的心上,像水一般柔和,让人不知觉就失了力气。




魏璎珞撇过头去看她,温柔的,好奇的,又似是在等她的下文。






“那我可不可以...也向你再讨一杯?” 










8




魏璎珞果然失陷了。




哪怕她不是她...






她却还是无法抗拒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语气。






阿音又得了一杯西瓜汁,像个得了糖果的孩子,高兴的牛饮起来。




“阿音,不能喝这么急的,晚上一下子喝这么多,肚子会不舒服。” 魏璎珞看着那任性的人,微微皱了眉头夺下了那人的杯子,抱在怀里。






【魏璎珞,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都管到本宫头上了。】




【娘娘,西瓜汁虽然好,却是寒凉之物,您不能多喝!】








忽然,那样的神色,那样把杯子抱在怀里的人,像是在与记忆里某个部分缓缓重叠,扯的阿音心口一痛,可待她反应过想要抓住那倏忽而过的画面时,却什么也没能留住,只剩下一圈一圈的暖意在心里荡开。




“可是今夜,着实有些闷热。” 阿音看上去有些委屈,她是个怕暑的人,也确实耐不得热,这沁凉的西瓜汁对她而言,着实是诱惑极了。




“阿音,你能不能为我跳一曲?” 忽然,不知怎么的,魏璎珞居然鬼使神差的问了这句出来。




“你若为我跳一曲,舞毕,我就将这西瓜汁还你如何?”






阿音愣住了,她不知道眼前这人为何好好要自己跳舞?甚至还拿西瓜汁来诱惑自己,那人明知道自己很想喝。




这真是一个狡猾的女人..






“你说话算数么?” 阿音嗔了魏璎珞一眼。




“我魏璎珞从不屑于占人便宜,说话自然算数。” 魏璎珞昂了昂头,保证道。








阿音咬了咬唇,像下定了决心一般站起身,走到了魏璎珞的面前,“你可不许耍赖。”






魏璎珞抬眼看她,微笑着点了点头,但眼底却尽是温柔之色。






【娘娘,跳一曲!跳一曲吧!】




【宫墙柳,玉搔头,纤纤红酥手,寂寞酒,锁春愁,往事难开口...】






阿音翩然旋身,落在了那一片月光下,身姿缓缓动了起来...




衣袂翩跹,如踏青莲,身踩流云,美如惊鸿似初见!




洛神舞!






魏璎珞几乎震惊到失语,一幕一幕,如火石般炸开了她的记忆,她疯一般冲上了去拦住了阿音的动作,一下子将那人紧紧拥在了怀里。




她再也没有办法抑制,眼泪疯狂的从脸颊边流下,如滚烫的珍珠肆无忌惮的落在了那人的肩上,衣上,灼的对方猛的一惊。






“皇后娘娘,是你...对吗?”










9




阿音被吓到了,她不知所措的推开了拥住自己身子的那人。




她颤抖着眸子,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沉声唤了一句,“魏璎珞!”








魏璎珞一下子被叫到自己的名字,这才恢复了一丝理智,她擦了擦眼泪,却是无力的苦笑,“你看...连叫我名字的口气都一模一样...”




阿音看着泪流满面的那人,也有些动容,随即叹了口气,不忍道,“璎珞,我不是你的皇后娘娘,我....”




阿音顿了顿,一下子也犹豫起来,“我...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伽叶说,佛渡七日,或许七日后我会记起....”




她觉得心里有些痛,脑子一片混乱,好像冥冥中,她既有想要记起的前尘,也有不想要再记起的往事,两相挣扎相抵,叫她好生难受。




她努力的摇了摇头,好像要把那些杂乱不堪的东西全部摇出脑海,随后又抬起来眸,直视着魏璎珞,继续道,“但无论如何,我定不会是你的皇后娘娘。”




“皇....” 魏璎珞想要挣扎着说些什么,却在看到那人皱起眉头的一瞬间泄了气,止住了即将要溢出口的称呼。




不知何故,阿音似乎很不喜欢听见“皇后娘娘”这个称呼,像是与生俱来的排斥,她不仅排斥那人唤她娘娘,更排斥那前面的“皇后”二字。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可能是她,她已经离开十三年了,你又怎么可能会是她....是我一直不肯接受现实罢了,可是阿音,你知道吗?自她走后,我的时间也好像停留在了十三年前我从长春宫离开的那一日。那天,她握着我的手跟我说,璎珞,我等你回来。可是当我再回到长春宫的时候,却已是满目的白幡!她没有等我回来便从角楼上一跃而下,什么也没留下,阿音,你说,她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为什么不让我陪着她?为什么教会了我一切,却唯独不教我如何忘记她!” 魏璎珞似是有些失控,眼泪也越流越多。




一个受了侮辱,受了委屈,从来都是隐忍不语的女人,此刻却好像卸去了所有的坚强和防备,在阿音面前痛哭的像个孩子。




阿音也觉得难过极了,她看着那人泪流不止,满眼哀伤,心中一痛,更似有无限的怜惜。




甚至有那么一刻,她又希望自己就是那人口中的皇后娘娘...




“璎珞...” 阿音难过的轻唤了句。




好一会,魏璎珞才冷静下来,胡乱的擦了一下自己的脸答道,“对不起阿音,是我失态了。”










10




那晚,魏璎珞不知是如何跌跌撞撞回到房间里的。




面对宫墙内争斗不休,她也从未这般慌张无措过,可她却在那人面前,失去了理智,做了一回无助又哀伤的孩子。






第二日,皇帝一行便准备离开了,魏璎珞跟在皇帝身边,眼旁还有隐隐约约哭过的痕迹。




“伽叶大师,那我们就先走了。”




“恭送皇上。” 






皇帝走后,阿音才从房里步出来。




今日天气极好,天空澄明澈亮,阿音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抬手遮了遮那微微有些刺目的阳光。




“阿音。”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轻唤。




“伽叶。” 阿音转过头去,看向那人微笑应道。






“今日感觉如何?” 伽叶苍老的脸颊上满是慈祥。




“感觉?我觉得很好啊,神清气爽。” 阿音有些不明所以道。




“没忆起些什么?” 




阿音抿住唇,微微思索了一会,却还是摇了摇头。




“今日是你佛渡的第七日,你若能忆起,应是你红尘缘结未了,若是忆不起,你也不必慌张,许是你的过去太过悲苦,佛不愿再叫你记起陷入那样的困境里。佛既渡了你,自是希望你平安喜乐的。”




“红尘缘结...” 阿音咀嚼着伽叶的一字一句,却不知为何,在那一瞬间,阿音忽然想起了昨晚那个冒失狡猾的女子来。










魏璎珞在皇帝面前,向来会巧言令色的很,只是今日不知怎么了,神色恹恹的,似是有心事。




“令贵妃,你怎么了?” 




回程的马车上,得了皇帝的问话,魏璎珞这才猛的回过神来,“没事,臣妾只是有些乏,许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吧。”




“你这个样子,倒是让朕想起了先皇后,那时,她也是这般恹恹的。可当时朕却是明知道她经历了丧子之痛,还是口不择言的怪她终日郁郁寡欢,担不起大清皇后之责,最终害的她失去希望,甘愿从高楼坠落,你说,她会怪朕吗?” 




“皇上念着先皇后,可就像您说的,故人已故数十载,怕是连投胎转世都已好几年有余,皇上又何必纠结于此。” 魏璎珞虽然回答着,眼里却藏不住失落,像是在对皇帝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令贵妃...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越来越像她了。” 皇帝垂了眸子,看住魏璎珞,神色纠结道。




“臣妾若是能学得几分先皇后的容止,端庄大方,温柔贤淑,皇上也不会老为臣妾的任性操心头疼了。” 魏璎珞笑道。




“哈哈哈,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皇帝抚掌大笑。




“皇上,这本是什么书?可以借臣妾一看吗?” 忽然,魏璎珞被放在皇帝手边的一本蓝色纸簿吸引了目光。




“这是昨日谈论佛法,朕向伽叶大师讨来的一本佛经。” 皇帝对魏璎珞向来宠爱,也没多想便拿过来递给了她。




“里头讲述了一些因果关联,轮回渡厄之事,怕是借你看了,你也是看不懂的。” 皇帝笑道。




“皇上这是在小瞧臣妾么?” 魏璎珞不服气的撇了撇嘴。




“哪有,朕最不敢小瞧的就是你了,况且这次离开,伽叶大师特地派了他的师弟伽蓝与我们同行进京传扬佛法,太后喜爱礼佛,想必定会高兴。朕是想说,若是爱妃有什么不懂之处,就去寻伽蓝大师,他自会给你解惑的。”










11




自上午伽叶对她说过那句话后,阿音就一直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如鲠在喉。




她端坐在屋内,梳妆镜前,看着那黄色铜镜里的自己,一时竟有些恍惚。






【娘娘,上天一定会保佑你的。】






阿音摸了摸自己的脸,眼里茫然更深。




她不知道,自己原本...就是这幅模样吗?




【娘娘!】




【娘娘!】






忽然,阿音总觉得自己耳边传来一声一声的呼喊。




那样的声音,好像很熟悉,可偏偏又有种记不真切的陌生,俏皮的,淘气的,着急的,担心的。




每一种不同的语气,每一声踏入心底的呼唤,都如同惊雷一般,愈来愈响,在她的耳边,心里,疯狂的回荡着!




可是她对不上号,她不知道那声音是谁的,脑海里的杂乱不堪的东西太多,以至于怎么也看不清那人模糊的身影。




【你是特意赶来护着她的吗?】








【所以你绝不会让朕伤害她?】




【是,绝不。】






【她是我的希望。】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那斩钉截铁的样子,那种孤注一掷,也定要护一人周全的样子。






眼角不知觉流下了一滴清泪,阿音呼吸一窒,有些零零落落的碎片开始慢慢的拼凑起来,可那些纷繁难言的情绪也与此同时奔涌而来。




深陷朱墙的悲伤,求而不得的自由,累累沉重的责任,痛失爱子的绝望。






她苦守一生...可换来的却是...






【我一生从未做过坏事,可为何却落得如此下场!】












魏璎珞看了一晌午的佛经,眼睛有些沉。




佛说,世上之事不过因果。




爱恨嗔痴为因,生离死别为果。






可你我相遇,到底是为因..还是果?






她想起在寒柘寺遇见的那人,每每想起她,自己总会觉得万般的熟悉和亲切,可同时也逃不过的是,那万般的惆怅和纠结。




魏璎珞身处宫中多年,她以为自己足够洒脱,也早已看惯了生死,可落在那人身上,就像是又要把她扯回从前的那个自己,那个以皇后娘娘为中心,以她的平安为最大心愿的自己。






“阿音....” 魏璎珞喃喃念着,心里如撕扯一般的难受。




“若你是她...该有多好。”




明知不可能,她却还是甘愿在这一场相似的美梦里径自沉沦。






“贵妃娘娘,伽蓝大师到了。” 门口侍女忽来禀道。




“快请他进来。” 魏璎珞急忙直了直身子,抽离出那些个不该有的思绪,正色道。






“贵妃娘娘..” 伽蓝甫一进门,便行了个出家人的礼。




“伽蓝大师,快请坐,这次请您来,是想请您为我解解惑。” 魏璎珞指了指自己手边的佛经,恭敬道。




“贵妃娘娘请问,老衲一定知无不言。”




“伽蓝大师,我想知道佛家对于轮转这一事是如何看的?”




“佛教讲究轮回之说,人死后通常可进入来生,依平生所做善恶,会有一个可能的去处。” 伽蓝道。




“那人死之后,有没有可能超脱轮回,渡于另一人的躯体之上,再续余生?” 魏璎珞皱了皱眉,问道。




伽蓝有些惊讶,这样的不寻常的想法,一般人是很少会想到的,哪怕是在佛经奥义里,也是属于那最为深奥的一层。




“贵妃娘娘...是在哪里看到的说法?” 




魏璎珞抿了抿唇,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因为遇见了一个人,故有此猜想罢了。”




“贵妃娘娘遇到的是何人,不妨和老衲说说?” 






魏璎珞将这两日遇见阿音的事情全部告知了伽蓝,心里却隐隐希望伽蓝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否则…她也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离去。






“依贵妃娘娘所言,世上竟有如此相似的两人,但若要以轮回定论,以那人的年纪来看,先皇后还在世时,她就已经出生了,所以自然也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正是,所以我才来问一问伽蓝大师,若不想算做巧合,是否还能有其他的解释?” 




魏璎珞不想把这件事想做巧合,她在宫里见过的巧合数不胜数,却没有一桩是真的巧合,每一件事情其后都必有因果,而她偏巧就是一个不信邪的性子,所以若真的像她想的那样,不是巧合,她哪怕穷尽一生也定要找出那其中的联系!




“贵妃娘娘...可曾听说过佛渡?” 伽蓝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




“佛渡?” 魏璎珞睁大了眸子。




“佛渡善人,更渡有缘人,因为前尘有未尽的因缘结,佛会另许他一世,将那人灵魂引至另一位同时湮灭的人身上续度余生,此后虽然音容相貌略有不同,但因灵魂的相融,也会变得与前生越来越相似,常人轮回六道,却不知会落入哪一道,但佛渡,却会为佛渡之人提供留在人道的机会,并且因为隔世不久,前生的人事物事都还尽在,只不过换了面貌,换了个身份,我佛慈悲,若能借此生弥补前生的遗憾,对于逝者来说,佛渡实属是最大的幸事了。”伽蓝捋了捋白须,缓缓道。










尾声






阿音恍惚中竟又来到了那片种满茉莉花的后山花圃。




记忆中的清香扑鼻,散落一地。




茉莉...




莫离...






在这样的季节,牵引着等待,又等来了一世茉莉花开。






那一世,她嫁入皇室,却偏偏天性不爱拘束。




她是大清皇后,是六宫典范,她向往自由,又不得不处处小心着体统规矩。




她为了责任,失了真正的自己,她就像一个牵线木偶,外表看起来端庄持重挑不出一丝毛病,可内里却早已绝望无力,破碎的一塌涂地。




她不信天道残忍,全不知人心远比自己想象中险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伤害,背叛。






她错了一生...




却唯独没有错过那个人,那个她最为偏爱,最聪明狡猾的丫头。






【本宫还从没见过如此狡猾的丫头。】






【娘娘若是喜欢的话,就把她叫到长春宫,权当逗个乐。】




【我挺喜欢的。】






阿音的指尖抚过茉莉芳香,想起那年那时那人的笑靥,情不自禁的在脸上散开了温柔。










【本宫教了你那么多,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呢?】




【奴才是一块顽石,让娘娘费心了。】






“你长大了...” 阿音轻轻采下一朵茉莉,垂眸喃喃道,可眼底的宠溺却从未消减过。






【如若谁欺负了她,臣妾绝不会坐视不管!】




【我命令你!不可以再任性妄为!】






“如今你已是令贵妃,怕是没有人再敢欺你....”






阿音轻叹了口气,“只可惜...你还是走了那条路。”




【璎珞...】




【因为,她是我的希望。】




“你应是要追求你自己的幸福,可为什么却还是走进了那重门深锁中...”












魏璎珞告别了伽蓝,寻了借口,便疯一般的逃离了皇帝身边。




她又回到了寒柘寺,回到了后山,她看到了手拈一株茉莉,放到自己的鼻尖轻嗅的那人。






前缘尽染香,花下影成双,婆娑的视线里,却开出了回忆里最熟悉的模样。






此去经年,遍寻天地间,她终于,还是寻到记忆里的那袭温柔。






“娘娘...” 魏璎珞满眼湿润,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我知道是你...




是你回来了,对不对?






阿音听到身后的呢喃,睁大了眼睛,怔怔的回过身来,却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眼眶湿润。




【璎珞回来了吗?】




【还没有,娘娘。】






【对不起,璎珞,答应等你回宫,可惜,我等不到了。】






目光相接,风吹过一半的凉,前缘往事皆在漫长的时光里缓缓告别,眼前却还是彼此那熟识的模样。




两人相望着,静立许久。






最终,阿音动了动身子,嘴角勾起缓缓的走向了那人。




她在那人的面前落定,拈起手里的白色绸布轻轻的覆上她满面的泪迹,像是要倾注此生全部的温柔。




“别哭了...” 阿音启唇轻道,眼底里尽是怜惜。




魏璎珞抬眼看她,颤抖着眸子,听话的努力忍住那股酸涩。






“你回来了...”  待魏璎珞渐渐止住了低泣,阿音莞尔笑起来,柔声道。






“是,我回来了。” 魏璎珞的声音带了一丝颤抖。






“你回来晚了。” 阿音的嗔怪依旧柔柔的,像春风一般,缠绵进魏璎珞的心底。






“是,我回来晚了。” 魏璎珞心里酸涩,低低应道。






回长春宫的那一日,她耽搁了...




而这一晚,就晚了十三年….更差一点,就晚尽了余生。






“皇后娘..” 魏璎珞又哭了,她再也无法抑制,可最后那一个字还未说完,却被那人的指尖点在唇上,咽进了嘴里。






“璎珞。” 她唤道。






魏璎珞看住她,眸光里闪烁着无数复杂难言的情愫。






她微笑起来。




她说,“璎珞,我是容音。”






富察·容音.....








END-





令后突然就到11了ε=ε=ε=(゚◇゚ノ)ノ
排名升的猝不及防

令后的LOFTER同人榜排名进到15了,微博超话排名也到了第4,这个夏天,很高兴遇见你们